《换房间》行为:

“换房间”是蔡凯,何颖雅,我,在2007年夏天做的一个行为,因为种种缘由,我们三个人互换了地方住,因此就产生了改造对方房间的想法。 蔡凯的家被我改造成了公用电话亭。我家的很多物件被何颖雅重新定义,并留下字条,比如沙发上“一天”,阳台晾衣绳上夹着“几分钟”,吊扇的扇叶上“或者风让我想那时侯”,这些字条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慢慢落下。 何颖雅家欲被蔡凯改造成武汉热干面面店,因提前回家的何阻止而夭折了,理由是改得太多。